台灣音樂裡的”社會意識”抬頭以及相關商業利益

「島嶼天光」在此時已然成為一首另類國歌了。

此時此刻台灣終於出現這種典型的非商業主流掛帥的「流行歌」。是的,沒有主流頻道宣傳,沒有整點時間的MTV廣告,沒有一個商業性售票演場會。凱達格蘭大道上的那群人儼然成為最好的廣告,也只有學生自願製作的MV用抗爭畫面與相關文字搭上中英對照歌詞,接著就在網路上開始蔓延起來,隨之而來的國際英文版的出現,而無數的訪聲鳥計畫也隨之而起,當然也有不肖候選人打著這首歌來競選。隨著這首歌,該樂團之前的歌曲也被挖了出來,包括在抗爭現場本來就傳唱許久的「晚安台灣」,講拆大埔案的「無力者哀歌」,讓抗爭民眾感同身受的「海上的人」等等歌曲。

「島嶼天光」國際英文版:

「晚安台灣」:

「無力者哀歌」:

「海上的人」:

因為此時議題便成一種流行,立法院與凱達格蘭大道在瞬息萬變之間變成一種另類的舞台。所以幾乎獨立樂團都會無酬的跑到濟南路上到青島東路,再跑到立法院去,再到凱達格蘭大道上,這種「無酬」的鼓舞方式非常之盛行。就好像你沒有在上面說個幾句話唱個幾首歌就顯得不夠「獨立」。

隨之而來是更多獨立圈的音樂人紛紛也都寫了自己的作品來聲援這次的社運,一般人馬接著一般人馬,一首接著一首此起彼落的發表著。說得好聽的,就是他們用自己的最能做的來為這次運動發聲,說的難聽一些,就好像你不寫就不夠愛台灣,而你寫了還可以建立自己有個好形象再加上收割一些不認識你的樂迷。

好,那所謂的無酬演唱=免費的舞台(青島場+濟南場+立法院議場+凱達格蘭場共四場)與一票不太認識你的觀眾(發展新人脈)=一個中小型演唱會場地=你表達自己的意見與立場=現場網路直播=你透過立場發表你的歌曲(這時候沒有人會倒喝采)=吸收新的觀眾=增加樂團本身名氣(來的很多都是小有名氣的樂團,小有名氣的樂團在獨立音樂圈比沙灘上的沙礫還多)=獨立樂團成名捷徑。先不要提他們只是想單純這麼做而已,我敢肯定他們的聽眾絕對是有增加的,名氣上絕對是有所成長的,相對代價是表態與立場鮮明,不過我想代價在獨立音樂圈主要市場指有台灣下是可以忽略不記的。

當然,我並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很多獨立樂團都是身體力行在這場社運當中,我在現場也看到很多人上了台之後走下台前靜靜的坐著,更不用說某個被誤認成反服貿正妹的某團帥氣男主唱兼吉他手,聽說他抗爭到自己都忘了自己有參加搖滾辦桌這件事。而且第一票攻進去的衝組,有一掛都是這批音樂人。屏除音樂人來說,現場還有很多打卡拍照把立法院當觀光景點的跟風群眾。在這裡我只想提出一點點的反思或質疑,我不敢說是反省,但起碼是另一面向的聲音。

當議題變成一種流行,那麼帶來的一定會有所謂的文化與商業衝擊。單就音樂這方面來說,那一封「老五迷寫給五月天的信」就是代表了歌迷對於主流市場的抵制與不認可,這種不認可在於:「嘿!你們是搖滾樂團,可是你們越來越不搖滾了,你們紅了是紅了,錢賺了是賺了,可是你們怎麼能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的在北美巡迴呢?」讓我節錄一段信裡的內容:「而可是啊,這十五年來。有多少的台灣年輕人唱著你們的歌壯著自己的膽,然後真的去挑戰了這個世界。就這一次,很多年輕人一回頭,五月天呢?為什麼五月天沒跟上來?為什麼連熟悉的歌聲都已經越來越遙遠?五月天的熱血,只存在過去、只存在歌聲中、或者,你們的熱血只是演技嗎?為什麼對這個島嶼上發生的這些,你們保持了沉默?為什麼你們可以沉默?我可以體諒人民幣的重量,但是台灣歌迷對你們的信任,難道不重要嗎?台灣年輕人因為你們而勇敢,難道甚麼都不是嗎?」

而這篇「愛台灣,五月天在世界舞台上的另一種高度」:則有另外的表達(節錄自文章內容):「客觀來看,他們變得更紅,紅到台灣以外的地方。或者他們變成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一舉一動都比過去更有分量。但本質,我寧願相信他們說的:「我(們)沒有什麼改變啊!」有人說,五月天沒有衝勁了,但我確實看到,他們在文化部主辦的金曲獎舞台上唱著《起來》,聲援「Live House正名計畫」;有人說五月天沒有批判了,但我確實聽到《入陣曲》中「幼無糧、民無房,誰在分贓?」的控訴;有人說五月天沒有熱血了,但我親耳聽到即使忙著世界巡迴,也要出席公視董事會議的阿信說:「我不覺得累,這是我可以貢獻自己能力的地方。」

再讓我們看一段:「回到那篇名為《老五迷寫給五月天的信》的文章,看到當中一句「我可以體諒人民幣的重量」,我真的笑了。每年跨年,大陸各家電視台紛紛捧著比台灣高出至少五、六倍的唱酬,邀請台灣藝人演出。然而這麼多年下來,始終堅持留在台灣跨年的一線歌手,除了五月天也沒有別組藝人了,更遑論每年他們都把活動的唱酬捐出來,投入在晚會演出的硬體和內容上。又或者說,如果真的這麼在意錢,他們不會舉辦連續兩個月的音樂祭,只為了給平常沒有舞台的台灣獨立樂團們演出的機會。就像阿信說的:「我的眼中,從來沒有市場。因為你們每一張臉,每一個人的故事,每一個給我的心。」

《老五迷寫給五月天的信》全文: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6228678.A.6B1.html

「愛台灣,五月天在世界舞台上的另一種高度」:
http://ck101.com/thread-2954315-1-1.html

所以到底五月天該不該表態?在我看來搖滾樂這東西相較於其他音樂是最為需要一個明確的立場與概念的,我不想討論究竟什麼是搖滾樂或者到底什麼是搖滾精神,那樣爭議性語可以討論的空間太過龐大了。我只認為一個依靠所謂「搖滾與熱血精神」起家的樂團,到最後如果用「用音樂討好所有的人,這不是我們應該做的嗎?用音樂討好所有的人,讓你們願意聽我們唱歌、聽我們說的、聽我們相信的。」這種自我辯駁的話,的確會讓很多希望你們表態的歌迷們失望。搖滾樂本身基本上如果武斷一點的說,可以說是以「不討好任何人來討好歌迷」的方式來運作,在這種方式下如果你先猶豫了,那麼就代表你立足點不夠堅定,不夠強硬。而不夠堅定,不夠強硬就會導致你們要講(唱)的東西毫無說服力與批判性。

搖滾樂這東西最怕的是就是你的東西沒有力道,缺乏說服力與力道的話,就算吼的再大聲,聽起來一樣還是軟趴趴的。今天講的並不是後現代搖滾那種看似把力道都收起來的行為,這種反搖滾制式本身構築出的概念是有著相對力道的,但這種相對力道不適用所謂的主流搖滾上(他們可以算的上主流搖滾沒人反對吧)。當然,如果這種討好建立在在主流音樂上的確是相當明確的。甚至可以說是適用的。而究竟做為一個音樂人究竟該怎樣做,那是音樂人本身的抉擇與選擇,今天無論你走了哪條路,那麼就必然要承受走這條路的壓力與質疑,並不是只有掌聲與讚揚而已,那不可能。在這裡我只想說,無論你今天走什麼路,末忘初衷。

如果五月天今天是一個國際上具有知名度的樂團,因為不能用「用音樂討好所有的人」的話所以不能發聲的話,那 U2 那一堆完全不避諱政治的創作那算什麼?更不提他的一大堆實際舉動,那碧玉在上海唱完 Declare Independence(宣佈獨立)這首歌時,大喊著西藏算什麼?那電台司令在演唱會上蓋上雪山獅子旗算什麼?如果一個樂團能作到為別的國家發聲與表態(這種例子舉也舉不完),那為什麼你們不能為自己的國家說些什麼?你不可能討好所有人,你也不可能一輩子的中立。

無論你是五月天還是滅火器,無論你是馬英九還是林飛帆。讓我再做個譬喻,如果凱達格蘭大道是你的路的話,當年你在凱達格蘭上一路走來的指控歷歷在目,振振有詞的與當年執政者的強硬對話,而今你站在總統府面對諸多指控與質疑時,會不會想起當年你究竟是怎麼走過來的?你選的這條路將你送上一個巔峰,在之後卻也把你拉下了巔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昨日之林飛帆,今日之馬英九;昨日之滅火器,今日之五月天。無論你們每個人走在哪條路上,容我提醒你們一句,提醒自己一句:莫忘初衷。

好接下來談一下商業:我敢肯定如果滅火器下一張專輯走的還是這種幹政府與議題與時並進的路線,那麼肯定會大賣。狹義一點的說:如果下一張專輯裡有收錄島嶼天光這首歌,那你買不買帳?或者說,你會不會接受這種商業與議題掛勾的方式?

就拿激進這個牌子舉個例好了,品牌形象很清楚又超級簡單明瞭直接(自己國家自己救,FUCK KMT ,內地是南投,官逼民反,蓋伊佛克斯面具),代言人一票
(陳為廷原味衣,陳威仲自己,抗爭民眾),還有樂團加持(烤秋勤,勞動服務)
賣的也是與議題相關的,雖然他早在之前就搞一堆這種東西。現在反而特別流行,還有一大堆盜版跟風。那,你買不買帳?不要把議題像的那麼高尚,他這樣本質上其實跟偶像團體周邊沒兩樣,不高尚也不低俗,想要賺你錢也藉此表達意題罷了,就這麼簡單。

其實主流樂壇已經有人試過了,那個人是張懸。之前也有一連串的新聞事件(拿國旗事件),而那首「玫瑰色的你」講的也是社會大眾的盲從,還入選了年度歌曲(雖然還是輸給了一首鳥歌),基本上他是我認為踏足主流與非主流群中間還能算的上成功的人,儘管還是有人質疑他那老師一般的發言把自己當神祇在討好群眾,但基本上肯發聲又應答得體又能兼具理性與知性的人(很不可否認多人都吃這一套)。如果滅火器真的進了主流廠牌,那我想主流廠牌應該也不會白痴到影響他們的路線。當主流廠牌越來越多這種「立場」出現時,越來越多這種敢說敢言敢衝又不怕圍剿的「雞排妹現像」出現時,主流音樂圈裡,沉默的大多數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不要怕表達,左小詛咒崔健這批人都沒在怕什麼,所以才能紅到台灣來,市場有他一席之地,還有像陳昇這種不顧一切的中生代敢說敢唱的,更別提立法院場所有表演過的獨立音樂樂團,還有那張不核作的和輯。

別再說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了。就像張懸說過的:「我們真的失去了太多好好理解不同觀念的機會,也只是打住不談扔進暗處裡,期待我們已經多所質疑的政治人物與局面為我們解決,然而所有政治產生的問題還是各種人民在承受,不是嗎?」

不是只有放在美術館才叫藝術,不是只有在殿堂上才叫政治,不是只有在分開談才能顯得音樂夠純潔,那都是同等的眾人之事。

沉默的大多數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Snow

編輯 : (上文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5 thoughts on “台灣音樂裡的”社會意識”抬頭以及相關商業利益

  1. 當搖滾樂沒有談及社會議題時,
    總有人會跳出來說為何台灣沒有”有魄力 有社會理想”的音樂人。

    當搖滾樂談論社會議題時,
    又有人會跳出來說這些人其實想”順著風向、收割民意、背後有商業利益”。

    此篇文章兩者都說到了。

    文章前面您意有所指的影射部份樂團只是藉機想提昇知名度炒作跟風,
    後面說到五月天提及U2, 碧玉,Radiohead時,您又說到:

    “那為什麼你們不能為自己的國家說些什麼?你不可能討好所有人,你也不可能一輩子的中立。”

    想請問您,為何這句話不適用您口中所謂的”部分獨立樂團”?
    而獨立樂團發聲卻只能變成為你口中”樂團成名的捷徑”?

    再來,
    您可以合理的臆測部分樂團演唱的舉動為

    “說的難聽一些,就好像你不寫就不夠愛台灣,
    而你寫了還可以建立自己有個好形象再加上收割一些不認識你的樂迷。”

    又在您的另一段文字說到:

    “當然,我並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很多獨立樂團都是身體力行在這場社運當中,
    我在現場也看到很多人上了台之後走下台前靜靜的坐著,
    更不用說某個被誤認成反服貿正妹的某團帥氣男主唱兼吉他手,
    聽說他抗爭到自己都忘了自己有參加搖滾辦桌這件事。
    而且第一票攻進去的衝組,有一掛都是這批音樂人。”

    所以這場運動中,您覺得音樂人用不同形式參與活動有高下程度等級之分?

    那麼我想再請教您一個問題,
    是否您也認為林飛帆與滅火器這兩者,在這段運動過程中有背後的動機呢?

    請您了解,回應您的文章並非想要筆戰,
    而是文字力量太大,尤其是眾多閱聽人聚集的地方。

    希望您能夠看完我的每一個問句。

    • 謝謝你…即轉作者

      小編的看法:

      搖滾是絕對”自我”的
      “自我”可能渴求”知音”.卻未必需要”共鳴”.
      所以,搖滾不需要”界定”,不需要”表態.”

      五月天.滅火器,張懸,作者,你,我.
      儘管堅持自己的 Rhythm !!!

      我喜歡你,你欣賞我.我們都做”自己”,

    • 您好:.以下是作者 SNOW 的回應 :

      Snow
      不好意思由於您的問題頗多,我直接複製您的回應,在以下作一個個回答。
      ——————————————————
      當搖滾樂沒有談及社會議題時,
      總有人會跳出來說為何台灣沒有”有魄力 有社會理想”的音樂人。

      當搖滾樂談論社會議題時,
      又有人會跳出來說這些人其實想”順著風向、收割民意、背後有商業利益”。

      此篇文章兩者都說到了。

      文章前面您意有所指的影射部份樂團只是藉機想提昇知名度炒作跟風,
      後面說到五月天提及U2, 碧玉,Radiohead時,您又說到:

      “那為什麼你們不能為自己的國家說些什麼?你不可能討好所有人,你也不可能一輩子的中立。”

      想請問您,為何這句話不適用您口中所謂的”部分獨立樂團”?
      而獨立樂團發聲卻只能變成為你口中”樂團成名的捷徑”?

      ————————————————–

      首先我要先說明,在這篇文章裡我提到的面向都僅僅只是單方面的臆測。

      “那為什麼你們不能為自己的國家說些什麼?你不可能討好所有人,你也不可能一輩子的中立。”這句話當然可以適用於我口中的”部分獨立樂團”。

      當然如果你今天站在舞台上發聲了,表達你的立場了,那不可否認的會有更多人認識你們,所以當然可以的推測說是一種”樂團成名的捷徑”。

      再當然更可以說U2,碧玉,Radiohead打著這面大旗來增加一個樂團的知名度。這是一種表達立場的非戰之罪,是我要拋出來的一個臆測。那同理而言,不表態同樣也有一種非戰之罪,當有一些人希望你能說些話時,你是該說還是不說 ? 這是一個只有他們能決定的了的事情,怎麼選擇都會相應的代價,不選擇同樣也是一種選擇,今天你作一個選擇,就一定會帶來後果。

      所以我才會提到了以下兩個面相,就像您開頭所說。

      “當搖滾樂沒有談及社會議題時,
      總有人會跳出來說為何台灣沒有”有魄力 有社會理想的音樂人。

      當搖滾樂談論社會議題時,
      又有人會跳出來說這些人其實想”順著風向、收割民意、背後有商業利益。”

      我最主要想談的就是:無論你怎麼做,都必須要承擔你這麼做的後果。

      —————————————————
      再來,
      您可以合理的臆測部分樂團演唱的舉動為

      “說的難聽一些,就好像你不寫就不夠愛台灣,
      而你寫了還可以建立自己有個好形象再加上收割一些不認識你的樂迷。”

      又在您的另一段文字說到:

      “當然,我並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很多獨立樂團都是身體力行在這場社運當中,
      我在現場也看到很多人上了台之後走下台前靜靜的坐著,
      更不用說某個被誤認成反服貿正妹的某團帥氣男主唱兼吉他手,
      聽說他抗爭到自己都忘了自己有參加搖滾辦桌這件事。
      而且第一票攻進去的衝組,有一掛都是這批音樂人。”

      所以這場運動中,您覺得音樂人用不同形式參與活動有高下程度等級之分?

      ——————————————————

      所謂的高下之分指的是對於這場運動的實際效益還是所謂的道德良心 ? 我想都有吧。身體力行的方式也包括了上台或者是其他的行為。我不想也不能那麼武斷的去去斷定說誰誰誰比較高尚,誰誰誰比較不誠懇。

      站在我個人角度上,我非常之喜歡這批音樂人,無論他們做了什麼。不同的參與方式當然有不同的動機,今天你為社會的不公不義來發聲,當然也可以替你自己發聲,這永遠是並存的,並且切割不開的。沒有絕對的二分法,更沒有絕對的高低。

      —————————————————————–
      那麼我想再請教您一個問題,
      是否您也認為林飛帆與滅火器這兩者,在這段運動過程中有背後的動機呢?
      —————————————————————-
      一個運動怎麼可能沒有動機呢 ? 一個行為怎麼可能沒有動機呢 ? 胸懷大志當然是胸懷大自私,這種大自私同等於我想要這世界上每個人過的好,也等於看著世界上每個人過的好我就能開心的日子,付出越多你的心就越安定,所為大愛當然是大自私。這世界上從來沒有什麼無私,就像我自私的寫了篇文章希望能獲得共鳴,就像您自私了寫了這篇回應來希望能獲得我的看法。這都是種自私啊。

      我的回答或許唯心了點,但的的確確是我的看法。
      —————————————————————
      請您了解,回應您的文章並非想要筆戰,
      而是文字力量太大,尤其是眾多閱聽人聚集的地方。

      希望您能夠看完我的每一個問句。
      —————————————————————–
      謝謝您另外一方面的省思,我也不認為這是筆戰,我還從您的回應得到另一種面向,謝謝。
      我也認同文字力量是很大的,謝謝您以正視聽。

      希望我有回答到你每一個疑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