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Joy Division 到 New Order (2)

前接 :  從 Joy Division 到 New Order (1)


2002年6月2日,New Order 在 Finsbury Park 唱的這首「Ceremony」,台上 Bernard Sumner 的聲嘶力竭,一直是我覺得是搖滾樂很動人的一幕。

在這場演唱會上 New Order 唱了好幾首Joy Division 知名的經典曲目,看似愉悅不間斷一直舞動,其實飽含著對於自身患病的最大無奈的「Transmission」;前奏一響起就令人想到 Ian Curtis 走得離奇突然以及他走後所有不捨以及到今日傳奇的「Atmosphere」;包含了Ian Curtis 看似描寫他人,卻是自身罹患癲癇的抒發以及對於自身無奈的「She’s Lost Control」;描述自己夾在前妻與情人之間的感情糾葛,甚至精準到連前妻都把歌名刻在 Ian Curtis 的墳墓上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還有較貼近 New Order 曲風的酷味歌曲,歌曲本身曲名就非常的帶有 New Order 常見的電子感覺的「Digital」。

「Transmission」:

「She’s Lost Control」:

「Atmosphere」:

一直以來,New Order 在現場演出的時候,有時都會選唱 Joy Division 的歌曲,這點也是令人引起爭議的地方。因為在 Joy Division 死忠粉絲眼底,他們認為不應該如此,New Order 沒有資格也不應該演唱 Joy Division 的任何一首歌曲,因為他們認為今日之 New Order 只是挾著 Joy Division 餘暉發展的樂團,少了 Ian Curtis 他們什麼都不是,什麼都奇怪。而在 New Order 死忠粉絲認為,今日之 New Order 非 Joy Division 之延續或者續集形式的東西,他們也開創了另一個傳奇,應該獨立起來為另一支新樂團,相同的只是成員的繼承並非音樂性質,Joy Division 的音樂為後龐克之表率,New Order 的音樂為新浪潮之掌旗者,各有其重要性與不可取代之意義,因此在演唱會上不應該有任何 Joy Division 的一絲絲氣味餘下,只需 New Order 即可俯視全場。

當然前兩者的人都是極少數的。在我看來站在那裏聽的人沒有想那麼多,在台下隨著舞動吶喊的更不會想那麼多,而「站在台上的」更不會想那麼多。而\在我看來,New Order 是這個地表上唯一有資格演唱 Joy
Division 的樂團。

我想 Bernard Sumner 在演唱的時候多少帶點對 Ian Curtis 的懷念與感謝,這不是外人可以明白,也只有他們四人可以有所緬懷與追憶。我想 Ian Curtis 如果有幸能看這一幕應該會很開心吧,至少他的團員們至今仍在台上奮鬥著,更引領了新一波的傳奇。那些團員沒有成為一個平凡的銀行作業員,工廠老闆,或者是雜誌編輯,他們依然保有活力,即使不再年輕,Bernard Sumner 的聲音或許不再能那麼道味,但依然可以聽出他的那份激昂以及活力。

而聲音會老,但他們手上的樂器接上導線依舊是凌厲非常。Bernard Sumner 自不用多說,Stephen Morris 的鼓聲依舊是恰到好處點在癮頭上,Peter Hook 那承襲自 Joy Division 至今的貝斯聲線依舊低聲的把地基築下,讓整首歌曲更為穩固,也讓整首歌曲更為鮮明。只要一提到 Joy Division ,就不得不說說那沉穩致極的貝斯聲線,或許歌聲不再是 Ian Curtis 那樣的令人震撼,Bernard Sumner 依舊是唱得聲嘶力竭,而未成變過的讓 Joy Division 與 New Order 一脈相承的依然是 Peter Hook 手上刷著的貝斯。

我要特別提提「Ceremony」這首歌。讓 Joy Division 與 New Order 一脈相承是這首歌曲「Ceremony」,New Order 把它拿來當第一首的首發單曲別具意義。或許在 New Order 看來,這是 Ian Curtis 留在這世間的最後遺贈。

對於 Joy Division 來說,「Ceremony」這首歌只佔了整個樂團生涯極為稀少的片段,非死忠樂迷可能完全不太知道有這一回事,因為 Joy Division 至今留下的兩個版本錄音品質都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說的是非常的糟糕。這兩場留下來的錄音,一個是排演,另一個則是現場演出。

先來說說現場演出的版本,地點在 Birmingham Uninversity(伯明罕大學)名為「High Hall」的演唱會上,時間是 1980 年的 5 月2 號,距離 Ian Curtis 自殺僅只有短短的十六個日子。

1980年的5月2號 Birmingham Uninversity(伯明罕大學)「High Hall」演唱會現場錄音:

另一個則是在1980年的4月間,樂團所排演的側錄,這場側錄的版本在我看來比現場版好了一些,但 Ian Curtis 的所唱的字字句句還是很難完整的聽到,聲音可以說是糊在了一起。

1980年的4月樂團排演側錄:

在這兩個版本當中 Ian Curtis 的聲音是非常模糊的,咬字非常不清晰,聽來像含著什麼似的唱著歌,而且非常的飄忽,幽遠而飄渺,向是從遠方傳來的細微聲響,可以聽得出來唱的是很有力道的,但你就是聽不清他到底唱了些什麼?好吧,換個意象似的說法,比較像是他的靈魂裡幽幽的並低聲的吟唱著,如今聽來,真的別有一絲弦外之音。

「Ceremony」這首歌是 Ian Curtis 個人的作詞作曲,他死的又太過突然,讓大家措手不及之際,這首歌「Ceremony」是沒有留下任何一絲寫在紙上的墨跡的,僅有的只是模糊的版本。

事情要回到 Joy Division 的成員在 Ian Curtis 去世之後,剩下的三個人在商討之後,都同意了今後不會以 Joy Division 的名義發表任何歌曲以及公開活動,並宣告解散。但幾個月後 Bernard Sumner 找來他的女友 Gillian Gilbert 擔任鍵盤手,在四格人輪流擔綱主唱以及排練之後,Bernard Sumner 成為吉他手及主唱,而貝斯手 Peter Hook 以及鼓手 Stephen Morris 依就擔綱著他們的位子。

而後他們把「Ceremony」這首歌當成了第一支單曲,在當時因為留下的錄音版本品質太差,Bernard Sumner 不得已把音響轉到最大,才能把 Ian Curtis 唱的一字一句抄錄下來。

讓我們想像一個畫面,Bernard Sumner 閉著眼,耳朵貼在音響上,手上使勁的把按扭轉到最大,努力的豎起耳朵去聽 Ian Curtis 遺留在人世間的最後一段贈禮。或許冥冥之中有注定吧,就像是種轉移,毀滅及新生的開始,先行離開的人已經走遠了,有時候是該自己走這一段,而有些路也會逼著你走這一段的。

在第一張專輯「Movement」磨和之後,為人稱頌的「Power, Corruption & Lies」隨之問世,單曲「Blue Monday」以一種全新姿態問世,結合了德國電子巨匠 Kraftwerk 以及義大利「迪斯柯舞曲之父」(Father of Disco)之稱的 Giorgio Moroder,在這些富有極簡主義以及未來派風格的音樂當中擷取了新元素,不再是後龐克路線的Joy Division,而是全新的「新秩序」New Order。

2003年德國電子巨匠 Kraftwerk 在台灣所舉辦的反核演唱會:

Giorgio Moroder在 1984 年洛杉磯奧運會上所做的主題歌「Reach Out」:

1983年正式確立 New Order 地位的「Blue Monday」:

也許是這首「儀式」(「Ceremony」)奏效,就像是接棒一般,透過了模糊的錄音,Ian Curtis 被雜訊稀釋至極的聲音傳達到了Bernard Sumner 耳裡,竟產生了如斯的化學反應,並再續寫了另一個傳奇。

就好像是種「Ceremony」(儀式)。

也因此,整個地表上能以資格演唱 Joy Division 的樂團非 New Order 莫屬。

This is why events unnerve me,
They find it all, a different story,
Notice whom for wheels are turning,
Turn again and turn towards this time,
All she ask’s the strength to hold me,
Then again the same old story,
World will travel, oh so quickly,
Travel first and lean towards this time.

這就是為什麼整件事讓我驚恐
他們找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
注意到時間的指針究竟是為誰而轉
一次又一次,轉向了此時
他祈求時間緊緊抓住我
而再一次的,那個相同的老套故事發生
世界不停運轉,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就像是剛剛才發生,卻又回到了這一刻

Oh, I’ll break them down, no mercy shown,
Heaven knows, it’s got to be this time,
Watching her, these things she said,
The times she cried,
Too frail to wake this time.

啊,我要將這一切規則打破,絕不妥協
上天知道就只有這一次
看著他,聽著他所說的話語
當在他哭泣之時
是如斯的孱弱無法醒來

Oh I’ll break them down, no mercy shown
Heaven knows, it’s got to be this time,
Avenues all lined with trees,
Picture me and then you start watching,
Watching forever, forever,
Watching love grow, forever,
Letting me know, forever.

啊,我要將這一切規則打破,絕不妥協
上天知道就只有這一次
在那條綠樹成蔭的道路
就為我拍張照,然後你開始看著
永遠看著,永遠
看著愛逐漸的展開,永遠的
讓我永遠的知道,永遠

其實我一直覺得,這是 Ian Curtis 對自己的預言。

(待續)

文/Snow

3 thoughts on “從 Joy Division 到 New Order (2)

  1. Pingback: 遙遠的觸碰 從 Joy Division 到 New Order (上) | 搖滾客 roxyrocker

  2. Pingback: 從 Joy Division 到 New Order (3) 存在即是真理 | 搖滾客 roxyrocker

  3. Pingback: 從 Joy Division 到 New Order (4) 存在即是真理 | 搖滾客 roxyrock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