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Steve McQueen與Kanye West的訪談

Interview雜誌張貼了一段Kanye West 和 <自由之心> 導演Steve McQueen的訪談。Steve McQueen在去年的音樂錄影帶大獎上幫Kanye West的“Blood on the Leaves”做視覺。這次的訪談有講到很多東西。

Kanye West 說創造“聲音的圖畫”(指音樂)幫助他培養他的影像。他只想要創造比賽。我得到了三個去藝術學校的獎學金,然後我進入了美國藝術學院,,他說:我是一位受過訓練的不錯的藝術家。我五歲時就進入了藝術學校,我就像一位芝加哥的神童。“

“我在14歲時一直替國家代表比賽。我得到了三個藝術學校的獎學金,然後我進入了美國藝術學院,因此我已經是很不錯的藝術家。我只是想做“聲波畫”,然後這些東西會帶領我成為你說的人們想像中的我。“

West說 ”Watch the Throne” 專輯啟發了他去追尋其他的夢想。他告訴McQueen“我想要一個創造我心中想法的力量,那是我的夢,我想要能夠有一個想法或一個能將它成為現實的想法。”

West回想起他有個非常困難的時期去找到金主來支持他的發明。他說:“如果我想要設計一個產品,或如果我想到一種看電影的新方式,然後我想要能夠做到。然後當我們製作了”Watch the Throne”,成了一個非凡的成就,然後我有一些錢在我的戶頭,所以我就開始追尋我其他的夢想。

“我到處走遍然後讓大家看我做了些什麼,我會說”Hey,我做了 “Watch the Throne”,在過去10年我做了這些音樂,我有這樣視覺效果水平,我有這樣水平的人脈,我可以賣這些專輯,而且我也有這些新的發明。但有人幫助我嗎?我和30個億萬富翁和30間公司會面,但基本上所有人的回應是”Fuck you.” 為什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為何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要投資這些不一樣的點子?。“

“當一位公眾人物,我有機會去替第三或第四個思想說話來生存 — 替一些已經存在的東西行銷。問題是我喜歡成為發明者,我是在概念上做事 , 喜歡發明新的想法, 帶新的想法到這個世上的人。我不是一個販賣想法的人,我不是幫新的Hyundal 代言的Vanna White,我是一個替車創造概念的人。

“太多人在害怕,但是我的工作就是在每個晚上上台討論這些事情。這就是我的工作。”West告訴McQueen。“我像是一個廣播員,對於未來主義,我是有夢還有相信自己的人。

-Emily Che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